選單
高慶泉經濟日報媒體報導
Home > 最新消息 > 最新消息 > 高慶泉經濟日報媒體報導

高慶泉經濟日報媒體報導

 

高慶泉醬油導入AI 高科技釀造古早味
https://money.udn.com/money/amp/story/8889/4047713

經濟日報每周日推出「隱形冠軍」系列報導,介紹台灣成功中小企業的發展故事,這些企業大家未必熟悉,但他們正在譜寫一頁傳奇,或許將有機會成為下一個在全球發光發亮的台積電。
高慶泉醬油董事長高志堅 高慶泉醬油董事長高志堅
高慶泉醬油廠房高慶泉醬油廠房。

「做醬油不會很難,難的是怎麼做出好醬油。」老字號醬油品牌「高慶泉」董事長高志堅這麼說。今年邁入80年的高慶泉,產品很單純,那就是黃豆跟黑豆系列醬油(包括醬油膏)和醬菜,卻能每年營收成長15%,還能將公司生產的醬汁原料賣入印尼國家,勝出的關鍵是什麼?

若要從頭說起,可先從1939年高慶泉創辦人「高慶」開始。

「我父親是白手起家,小時候沒有讀書,所以跟姑丈學習釀造醬油技術,」高慶之子高志堅回憶,父親賣的是家庭式醬油,騎著腳踏車,用木桶裝著醬油到處販售,後來落腳在台中中華路,做醬油由小變大,不料在1983年過世,當時高慶才60多歲。

高志堅則走了與父親不同的路,他選擇擔任一名牙醫師,由他的弟弟接下父親的事業,後來因選廠於1994年遷移到南投,主要是因當地氣候和水質俱佳,直到2011年,高志堅從醫院退休,才接下董事長一職。

秉持著父親「釀造醬油就像照顧子女一樣」的信念,在高慶泉傳承80年。高志堅說,現在的高慶泉依然是秉持「用心釀造」,耐心等待180天來釀造醬油,這也是他父親留給高慶泉最大的財富。
高慶泉工廠,黑豆發酵過後。高慶泉工廠,黑豆發酵過後。

如今高慶泉是台灣前三大黑豆醬油公司,競爭對手還包括知名醬油品牌丸莊醬油、瑞春醬油,價格則在中價位,「我們的競爭優勢,在於高慶泉醬油在製麴導入App智能電腦管理,以提高品質,以高科技機器化來做,使用機器,品質才能標準統一,雖然我們是按照古法原理釀造醬油,但是,是用新科學與新電腦控制。」

高志堅說,他們歡迎別人來訪廠,即使可以看到機器運作,但絕對學不來,因為他們已經將釀造經驗寫入電腦程式來管理,特別是做出好品質的醬油,溫度不能太高也不能太低,目前都已經調整至最佳狀態,「這就是我們的know-how」。

因為品質穩定,又是古法釀造,高慶泉供應全台不少知名食品加工廠醬料,甚至超商的涼麵醬包、關東煮醬料,都是使用高慶泉的產品。高慶泉產品。高慶泉產品。

高慶泉也為了尋求成長,擴大國外通路點,海外就曾經進軍過英國、南非、加拿大、美國市場,東南亞則以印尼為大宗,主要是賣醬料原汁的半成品,由印尼廠商買下半成品後再去加入配料,要打入印尼市場的關鍵,「是因我們的原料拿到清真認證」,如此也才能供應全台知名工廠,因現在有不少食品廠都要外銷到中東等回教國家。

高慶泉醬油秉持傳統古早的釀造工法,「照顧醬油就像照顧小孩一樣」,高智堅說,就像冬天要蓋棉被,夏天要吹冷氣,釀造醬油,溫度控制很重要,所以交由智能管理,24小時生產,主管可以藉由App遠端控制;醬油調煮過程中,也有SOP,要加入多少物料和原料,都交由電腦程式來控制即可。此外,高慶泉也有最先進的壓榨系統,所以豆子出來的水分殘留少。

高志堅說,因看到員工搬運物品重量重,容易有職業傷害,所以進口日本原裝機械手臂,搬運機器手臂兩隻就必須投資600萬至700萬,但也精簡了一、兩位員工;也因為製作醬油環境較為悶熱,所以人力不好找,他計劃明年可能會導入AI人工手臂,制定工作標準作業流程(SOP),比如醬菜調煮過程中,需很費力翻攪,如此就能交給機器手臂。

高慶泉小檔案
資本額:1.08億元

主要產品:黃豆跟黑豆系列醬油(包括醬油膏)和醬菜

競爭優勢:製麴導入App智能電腦管理以提高品質,減少人力;薄鹽醬油總氮含量超越CNS423國家標準的總氮含量,且鹽份低


工研院看優勢/高慶泉把豆渣變黃金 打造循環經濟

https://money.udn.com/money/amp/story/8889/4047714

工研院中分院經理花士豪表示,高慶泉醬油廠雖然已有近80年的歷史,但是仍走在時代的前端,除了對食安、產品的要求始終如一,也不斷透過科技,精進製程,甚至願意投入參與醬油豆渣的價值研發,讓原本是醬油廠頭痛的豆渣,有機會成為醬油廠跨入生技領域的一個新希望。

花士豪回憶,高慶泉醬油現任董事長高志堅為牙醫出身,因此,對於產品的健康和安全總是特別講究,「高董最常說的就是,製作醬油要像照顧幼兒一樣,溫度、濕度都要剛剛好,才能做出最健康天然的好風味」。就是這種堅持,高慶泉醬油在全球醬料市場打下了一片江山。

當企業即將邁入百年之際,高志堅心裡則有更大的藍圖,將以往業界視為燙手山芋的豆渣,結合生物科技,與工研院合作研發可提高「金花石蒜」中可治療阿茲海默症成分的胺基酸培養液,「雖然不是只有豆渣可萃取氨基酸,但要思考原料取得問題,既要量大,又要取得成本低,更棒的是,還可以將廢棄物變『黃金』,達成循環經濟。」

花士豪說。目前前期豆渣處理由高慶泉負責,後期加入菌種發酵則交由工研院,等到未來菌種研發成熟,工研院將透過技轉方式,輔導高慶泉醬油廠。

走過80年的高慶泉醬油廠,秉持著謙卑、用心又帶前瞻性的想法策略,不斷開拓新市場,更在2018年獲得「國家磐石獎」的殊榮,展望未來,高慶泉醬油廠必定能夠再創高峰。


高慶泉董事長高志堅 從牙醫變企業家

https://money.udn.com/money/amp/story/8889/4047716

說起話來溫文儒雅的高慶泉董事長高志堅,2011年接手家族事業「高慶泉」醬油前,其實是一名牙醫師,他將在醫院部分管理模式運用在醬油工廠,在醬油包裝上更有牙醫對美與和諧的堅持,如此也造就出高慶泉工廠管理以及產品,與其他同業相比,更有獨到之處。

原本擔任牙醫的高志堅,在2010年從南投醫院退休,隔年接下高慶泉董事長一職。他說,因為自己排行家中老大,有義務將父親留下的家業延續下去;也因自己曾當過醫生,對於食品安全和環境衛生要求也是高標準,他認為,必須從源頭開始把關,所以高慶泉也通過三級品管、國際認證標準ISO2200及餐飲業食品安全管制系統(HACCP)認證。

高志堅笑說,他身為牙醫師,有受過美學訓練,這可在高慶泉近年的包裝上看出突破。像高慶泉旗下的黑豆蔭油膏和黑豆白蔭油,瓶身即進行大改造,從原來的圓形瓶身,改用玻璃材質的方形瓶子,一般方形瓶子都是填裝橄欖油之用。

「這是做過市調的,我們發現年輕人喜歡這樣的瓶子,為了讓銀髮族也能習慣外觀並可一眼辨識產品,我們方形瓶子主要是黑豆醬油系列,圓形瓶子就是黃豆系列,讓消費者更容易辨識。」高志堅自信地分析。

高志堅長年在醫院所學習到的管理模式,也可在高慶泉工廠裡一覽無遺,這就像是醫院的病床上標示病人、護理人員、主治醫生等人的名字,高慶泉廠內一桶桶醬油,桶身都有貼標示,包括產品名稱、入桶日期、批號等,甚至連作業員、品管員都寫得清清楚楚,這也表示每桶醬油都有進行溯源管理,絕對都不馬虎。

就像對消費者有食安的承諾,即使高志堅從醫院退休,對先前看診患者,依然秉持長期照護的心情,所以雖然公司事務繁忙,他依然會挪出部分時間在醫院看診,可說是名副其實的「企業家牙醫」。


高慶泉醬油董座:堅持對的事 創造正能量

https://money.udn.com/money/amp/story/8889/4047715

高慶泉醬油廠雖是老品牌,但是卻敢於創新和挑戰,讓無用的豆渣也能創造最大附加價值,像與工研院合作,將豆渣結合金花石蒜,要研發出治療阿茲海默症解方;更看好黑豆豆渣所含胺基酸,對皮膚有益,做出黑豆手工皂,甚至做成餅乾,目前是饋送高慶泉客戶的非賣品。

這一切都只因董事長高志堅認為:「只要堅持做對的事,就能創造品牌向上的正能量」,也讓高慶泉有了醬油以外不同的發展和風貌。

高慶泉因製作醬油,光是一年就會產生1,000公噸的豆渣,要怎麼處理豆渣,也是頭痛的問題,這讓高志堅心裡有一個堅定的念頭,「我希望將垃圾變黃金」,豆渣可用於做飼料或是肥料,那為何不能有其他的附加價值?

因緣際會下,高慶泉攜手工研院,因為治療阿茲海默症的解方,來自金花石蒜,而這金色花朵,則需要豆渣中的胺基酸培養液,這讓雙方一拍即合;由高慶泉提供一年1,000公噸的豆渣,並由工研院委請農民契作金花石蒜,希望能研發出對患者有益的藥物。

「我想每家醬油廠應該都有這個(廢棄豆渣)問題,如果我們與工研院合作成功,就能以投資方式,再收購其他工廠的豆渣,大家串連,就能發揮高效益。」高志堅說,因為豆渣鹽分太高,首要得先去除鹽分,不過,因豆渣富含高度氨基酸成分,所以萃取其中成分,相信殘渣也能有一番運用。

高志堅也將豆渣進行其他應用,像是製作餅乾或是黑豆手工皂,他說,因為純釀造醬油都必須經過180天釀造,毛利也不高,餅乾或是香皂雖然都是少量製作,也能提升豆渣的附加價值,但目前都是非賣品,期望未來能夠走向零售通路。